26年18次赴戛納,這次我們把鞏俐聊哭

  • 时间:
  • 浏览:8
  • 来源:大陆性爱Av_大妈群交视频_大奶人妻操肥穴视频

本文由娛樂(niuhzan.com)整理發佈

在剛剛落下帷幕的第72屆戛納電影節期間,芭姐跟鞏皇鞏俐見瞭一次面

怎麼說呢,在這個五月,鞏皇依舊是出現即焦點:長達兩分鐘的戛納紅毯清場等待

與年齡差18歲的世界著名音樂人讓雅克的浪漫婚訊

還有30年不改且更添韻致的絕對美貌

完美,強大,氣場十足
最初的最初,這也是鞏俐在芭姐心裡的全部代名詞,帶著遠超偶像明星這些詞匯所能概括的底色和光環

也自帶層層疊疊30年幾乎包攬中國電影史上所有偉大成就的作品積累

誰不想采訪鞏俐呢?
畢竟那是我們曾上過無數關於中國電影的專業課上一個永遠自帶光輝的名字,那個統一瞭無數中國人一傢三代審美的女人;

可誰又想采訪鞏俐呢?這個直杠金馬獎,吐槽沒作品走很多次紅毯是腦子有病,擔任歐洲三大電影節評委的真東方強神,往往你還沒等見到她,就已經開始對她滿心敬畏既敬又畏

但偏偏就是在這次戛納電影節的獨傢專訪上,當鞏俐老師跟我聊起電影,聊起戛納,聊起一個演員的失與得
聊起1994年,她站在戛納這片蔚藍海岸邊接過電影《活著》帶來的榮耀時經歷的另一面蒼涼與悲痛
我突然就不怕她瞭,突然更愛她:
犧牲著電影人的犧牲,榮耀著電影人的榮耀,因純粹而愈加強大她是鞏俐啊,不用各種新聞緋聞傳聞加身,不用向世人證明自己的不老和長虹

她就是她,隻坐在那兒都是故事,都是滿地六便士掩不掉的好月亮。
領《活著》金棕櫚的那天她失去瞭父親
她心裡也曾有場海嘯,隻是當時無人知曉
提到戛納怎麼能不提鞏俐呢

1993年,陳凱歌導演帶著《霸王別姬》劇組走上戛納紅毯時,彼時28歲的鞏俐單憑一身白色襯衫加黑色長褲,就定格成瞭戛納對中國,以及一代中國人對戛納的最初記憶

甚至時間綿延至1/4個世紀過去,鞏皇當年的這一經典造型依舊不斷被人模仿著也致敬著;

同樣,提鞏俐又怎麼能不提戛納呢
26年,18次抵達
拿影後,當評委,清紅毯,絕對榮耀

今年,她更是被授予第72屆戛納電影節Women In Motion獎項如她所說,沒有作品或是不領獎,她是不會來走紅毯的

可即使是真的來瞭,戛納官方也正正經經給她清瞭兩分鐘紅毯,她卻也還是隻用不到一分鐘就飛速走進電影宮今年的紅毯太長瞭,我隻想趕快走完進去看電影,末瞭,她還這樣說。

你有鞏俐的實力,也就懂瞭鞏俐氣場的來處
在芭姐跟鞏俐老師的專訪裡,我突然就懂瞭這句話真正的意思。

她其實很溫柔,即使剛坐下時你不免覺得她嚴肅
她會第一眼看明白現場的佈光,然後認真告訴你最好怎樣調整才會讓鏡頭在背光的情況下依然很好
她也會在采訪開始前,直接告訴自己的團隊沒事兒的都先出去,不要集體堆在現場

采訪開始以後,她更是讓人覺得驚訝:
即使是一個很短很短的問題,她也會認認真真地,很長很長地回答你
尤其在聊到電影時,她真實的眼裡閃著光,很願意去給你講故事我尊重我的職業,采訪過程裡,我很多次聽到她說這句話,語氣相當篤定,眼神相當虔誠

她給我們講起為什麼會選在戛納辦電影節的原因
她說起電影人應該有的幹凈和純粹,應該耐得住的寂寞

她也說她其實每年都在拍戲
隻是她做事兒有點兒慢:選好的劇本要很久,琢磨一個角色要很久,進組拍戲又要很久很多個很久疊加在一起,導致我們總覺得她並不是太常出來演戲

可事實上,她從沒有一年離開過自己演員的職業
她愛表演和愛故事就像愛他自己的人生

聊到關於對戛納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時
她說起1994年,她跟著《活著》劇組一起來到戛納領獎的往事那年來戛納,我父親突然病危,我也不能回去

我現在還記著,那年戛納電影節最佳男演員是葛優,評委會大獎是《活著》,我當時代導演去領獎我父親那天過世,我拿獎的作品是《活著》,當時就覺得特別感慨

芭姐很難形容,看著鞏俐在你面前淚光閃動是一種什麼樣的感受
隻能說,當我告訴她,我的學生時代,當老師講起《活著》這部電影和她在其中飾演的傢珍時,老師用瞭向死而生這個詞形容她和她的故事,那是我們許多人對電影初心的來處在鞏俐面前說這些的感覺真是神奇,尤其當她正眼中隱隱有淚光閃動地看向你

或許她自己也不能詳盡地知道,她對這個國傢和這個國傢電影的意義
世界影史上第二位包攬歐洲三大電影節最高獎的演員,中國當之無愧的第一人
96年登封《時代周刊》
曾被《華盛頓郵報》評為全球年度5位偉大演員之一

最最重要的是,這個國傢的電影第一次拿柏林金熊的歷史裡有她,第一次拿威尼斯金獅的歷史裡有她,第一次拿戛納金棕櫚的歷史裡還有她在電影還沒有被廣大國人都瞭解追隨的年代裡,她就已經用自己的歲月銘刻瞭這個國傢電影歷史的每一處輝煌

那時候,電影就是電影,演員隻是演員,藝術是藝術,信仰是信仰,熱烈且純粹。
30年過去,她還躲在角色後面
用不著誰認可,她就是個好演員
成為鞏皇之前,鞏俐為做一個演員竭盡瞭努力

她不是什麼藝術世傢的出身,在那個電影屬於不務正業的年代裡,她經歷過兩次高考落榜後,終於在1985年考進瞭中央戲劇學院

幸運的是,還是學生的她當時出演的第一部電影《紅高粱》就直接把她送上瞭演員的巔峰殿堂國際A級柏林電影節金熊獎的頒獎臺

自此,鞏俐這個名字隨著九兒一起,成瞭一代人心裡最最熱烈的電影記憶

隨後,《大紅燈籠高高掛》

《秋菊打官司》

《霸王別姬》等等接連不斷地上演鞏俐作為一個演員職業生涯的高光時刻,她漸漸把自己立成瞭一道30年都無人可以逾越的行業豐碑

與這些相稱的是她的敢和拼:
演《紅高粱》前,她提前去高密待瞭兩個月,練挑水,練說話走路,肩膀常常被扁擔磨著腫起老高,最後一張嘴就是山東女人的颯利勁兒,這樣才有瞭故事裡的我奶奶,才有瞭30年沒人能忘的那一抹酒香高粱紅

演《秋菊打官司》時,她進組幾個月一直拿洗衣粉洗頭發,就為瞭頭發有那種幹草一樣的糙勁兒,更好的貼近秋菊這個角色的生活狀態

她也為此刻意練著自己吃面條時刺溜刺溜發出聲音,從眼神到動作再到口音,她就要把自己結結實實按進陜北那段故事發生的土地裡

拍《藝伎回憶錄》,她花5個月練轉扇子
跟章子怡真刀真槍地互扇巴掌,下瞭戲滿臉都是紅印子

拍《霸王別姬》菊仙跟小樓結婚那場戲時,戲裡菊仙在那天脫瞭火坑,嫁給瞭自己的心上人,那麼潑辣的頭牌姑娘,卻眼神兒裡都是甜和向往;

戲外,拍那場戲的前一天,鞏俐的姐姐離世,她也沒來得及去道別,第二天更沒辦法留時間給自己悲痛二十多年後的今天你再看這場戲,也隻能看到菊仙當時的幸福

進瞭戲,就忘瞭自己,鞏俐一直是這麼一個人。

最近,鞏俐跟婁燁導演合作的新戲《蘭心大劇院》待上映,《花木蘭》剛剛殺青,《女排郎平》確認出演接自己愛的本子,一直在路上

我尊重我的職業,鞏俐的氣場,來源於她用專業和信仰給自己人生鍍上的絕對高光。

真幸運我們有著這樣的演員,真希望我們還有這樣的演員讓電影回歸電影,讓演員成為演員,采訪完鞏俐老師,我不怕她,我愛她。

編輯助理 / Vaness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