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水能變成油,為什麼不用來變黃金

  • 时间:
  • 浏览:8
  • 来源:大陆性爱Av_大妈群交视频_大奶人妻操肥穴视频

本文由娛樂(niuhzan.com)整理發佈

1993年1月28日,某權威經濟日報刊登瞭一篇4000餘字的大半版文章,盛贊瞭當時中國出現的一項新發明,甚至將其評價為中國第五大發明,預估這項發明將會改變中國、造福人類。語句間歡欣鼓舞的情緒,足以讓所有盲人重見光明,讓癱瘓患者健步如飛。
這項轟動全國的技術,在最近幾天聽來,會讓人覺得尤為耳熟。據當時的發明者介紹,隻需將一種他發明的特殊母液,按1:10萬的比例加到普通的水中,配制成水基燃料,即可用這種燃料代替汽油用於發動汽車,成本僅為汽油的千分之一。而這位發明者,名叫王洪成。
這位大發明傢王洪成,出生於哈爾濱的一個工人傢庭,據當年的媒體報道,其傢中祖孫三代沒有出過文化人。他自己也不例外,不太像是一塊讀書的料,曾斷斷續續地上瞭四年小學,期間還因為淘氣和考試不及格被開除瞭兩次。唯一能證明其學歷的初中畢業證,也並非靠真才實學得來的,而是他輟學養豬用豬肉在老師那兒換來的。
當然,這絕不是一個英雄不論出處的故事,科研的道路上,鬧劇很多,但鮮有童話。王洪成的水變油(將水變為像油的燃料),甚至連科研鬧劇都算不上,壓根是個江湖把戲、低劣障眼法。
他以中國巡回演出的方式宣傳推廣著他的水變油大法。當著眾人的面,隨便拿個玻璃瓶、易拉罐之類的容器,裝上水,自己嘗上一口,表明這的確是水,隨後往裡面加上一滴他發明的洪成基液(特殊母液),使勁搖晃幾下,水基燃料就此生成,不僅點火即燃,也可以加進汽車油箱,發動汽車。
實際怎麼操作的呢,他不過是在助手的配合下,將容器裡事先塗抹些油,或者直接將水掉包換成油。

後邊擴大瞭表演規模,建瞭個大水泥池子,在權威專傢們的註視下,灌滿水後蓋上蓋子,稱讓其發生反應。反應完畢後,從池子裡舀出一盆盆水基燃料,擺在廣場上,點火燃燒。這次更甚,王趁蓋上蓋子這段時間,直接往自建的水泥池子裡註油,油的密度小,經由水池底部註入後上浮,面上舀起來的自然都是油。
從1993年前後開始,王洪成還大肆忽悠投資人生產一種膨化燃料。徐崢曾在電影《泰囧》中虛構出瞭一種油霸,本質與王洪成的膨化劑相似,在油裡加兩滴,油就能變多。王洪成所加的膨化劑,其實就是混有菠菜汁的肥皂水,使油乳化瞭。

這些本質是魔術表演的科學展示,背後所用手段的簡陋程度,估計《走近科學》制片人看瞭估計都要搖搖頭。
直到1997年11月,王洪成才以被告人的身份坐在瞭法庭上,因詐騙罪被判處瞭有期徒刑10年。這個被王洪成自80年代便開始,玩瞭近十幾年的水變油把戲,終於收場。

水不可能變成油,否則發現質量守恒定律的羅蒙諾索夫也能從棺材裡爬出來追殺你。
全世界,包括王洪成在內的騙子也知道,憑空給H2O加上C元素的理論幼稚得有些基礎,所以他們所提出的水變油,是一種廣義上的水變油,意指將水變成可以燃燒的類油能源,加水便能驅動內燃機。
這其中的奧秘,要嘛偷偷加進貴金屬參加反應;要麼耗費更多的能量,從海水裡提取溶解在其中的碳、氫,這兩種方法,成本都比直接用石油高得多的多。零成本的方法嘛,也有,那就是玩魔術。
1874年的美國費城,約翰維勒爾基利說瞭一句話,引來瞭現場振聾發聵的掌聲,這句話的霸氣程度,堪比阿基米德的那句給我一個支點,我就能翹起地球,約翰基利說:給我1升水,我可以把火車從費城開到紐約!
在現場鼓掌的人不是托,也談不上絕對的傻子,這堆社會名流、政府高官、新聞人士,是真的看見約翰基利把水倒進一臺機器,眼看他開動機器,眼看粗繩、鐵棒、木板紛紛被機器拉斷、折彎、貫穿,眼看儀表顯示壓力達5萬磅/英寸2。
約翰基利聲稱自己發明的是一種發電機與電動機組合,可以用最普通的水作能源,先利用共振的方法使水分解為氫和氧,然後氫氧燃燒,提供動能後,變成水,又共振成氫和氧
其實這明顯蹂躪瞭能量守恒定律。把水分解為氫和氧所需要的能量與氫和氧結合成水放出的能量是一樣多的。如果有能量來分解水,不如直接用於推動機械,何必多此一舉?

但在場的人精們堅信自己眼見為實,約翰基利提出的理論又是這麼的有鼻子有眼,於是無數人成瞭他的擁躉,為他砸巨資開公司。
其中一位摩爾夫人,對這項事業尤抱以最大的幻想,一股腦地砸進瞭自己的棺材本,當然,最後血本無歸。摩爾夫人的兒子小摩爾,對此一直耿耿於懷,在約翰基利死後,小摩爾買下瞭他的公司,拆開當年那臺用水便發動瞭的機器,一看,機器下面,一根管道魔性地通往地下,連接著高壓氣泵。
而那傢讓小摩爾恨之入骨,又花錢買下的公司,叫作基利永動機開發公司。
水變油、永動機這兩種概念是一對雙胞胎,作為無限能源的代名詞,自提出起,就有無數人為之神往。歷史上聲稱造出瞭永動機、實現瞭水變油的人,其數量不亞於自稱證明瞭哥德巴赫猜想的人,當然,後者是幾乎不可能,前者則是根本不可能。
陳景潤曾在《初等數論I》的序論中好言規勸,哥德巴赫猜想、費馬大定理等世界著名難題是不可能隻用初等數論方法而得到證明的,所以希望青年同志們不要走入歧途,浪費時間和精力。然而作用不大,依然有無數人甩出百字證明過程,宣稱自己攻克瞭這道科學難題。
在永動機的問題上,錢學森也就向往之人的狂熱,提出過勸慰。錢學森說,永動機的錯誤在於想向客觀世界討要不到的便宜,想不花費能量就使機器做功為什麼敢於這樣肯定地說永動機是不可能的呢?有沒有不夠慎重的地方?沒有。
但在當時,即便答案如此篤定,即便是以錢學森的聲望,也無法說服民間的永動機發明者,之後依舊有無數的永動機設計方案致信而來,表示質疑。錢學森還是苦口婆心的強調,不管是第一類永動機,還是第二類永動機,都屬於空想。
這裡所說的第一類永動機,指的是不需要任何能源,但又可以持續對外做功的機器。
《三國演義》中的木牛流馬,就是典型代表。書裡說木牛流馬不喝水、不吃草,不要人工喂養,裡面藏有機關,隻要撥動機關,它就能自己行走。魏國軍隊見瞭木流牛馬,大吃一驚,以為有鬼神在幫助諸葛亮。
十三世紀的法國人亨內考發明的永動機長這樣,在他的理想狀態下,此機器可以永遠轉動。

達芬奇也曾設計過永動機,手稿畫得賊漂亮,但依然禁不起實踐的檢驗,永動不起來。這當然也不怪身在中世紀的達芬奇,熱力學第一定律(能量守恒定律)在19世紀才得以確立,他缺少的,是一個巨人的肩膀。

第二類永動機有瞭更多的思考,那我們將阻力損耗掉的,以熱能的形式耗散到周圍的能量重新收集起來,還給系統,怎麼樣?結果熱力學第二定律也很快問世瞭:熱量不會自發地從低溫物體傳給高溫物體。散發出去的能量,沒法收集起來。

在人類有瞭能量守恒定律以後,便為永動機問題畫上瞭句號,各國政府也在上個世紀普遍拒絕瞭永動機的專利申請。那些依然號稱能永動的東西,隻能是玩笑或者騙局。
而在人類掌握瞭大規模重組原子,這一比上帝還厲害的技術之後,誰還會想拿水變油呢,變黃金都可以。
手機淘寶搜索談資超會買,每日精選好貨。
手機淘寶搜索談資超會買,領取隱藏優惠。
手機淘寶搜索談資超會買,跟著買就對瞭。
來源:談資